我就是大名鼎鼎的霍琛布鲁茨老爷。

太阳刚刚落到地平线之下,明明一刻钟之前飞机还浮在云海之上,可一转眼间就把云甩在身后,地面上的城市一个接一个地亮了起来。

看到宝鸡的时候忽然有些后悔当时为了看夕阳而选择了左边的位置。

要是这次像以往一样选择不被太阳晒的另一边的话,现在出现在眼前的就会是那个我度过一大半青春的城市——西安。

五年的时间足以让我锻炼出在半空中就能准确分辨出哪儿是大雁塔,哪儿是城墙,哪儿是交大的能力。

于是我开始有点怀念过去的日子了。

评论
热度 ( 6 )
  1. weiddl霍琛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霍琛 | Powered by LOFTER